疫情之下,社区家政大探索:家政不再是帮忙找保姆,要切社区经济这块大蛋糕


疫情冲击下,家政行业到底难不难?上海市家政服务业行业协会4月1日的行业信息汇总上有这么一个数字,截至3月31日24日,协会下属会员企业469家。而在3月初,这个数字是510家。减少的是因各种原因关停、注销或是转行的家政企业,疫情对行业的影响可见一斑。

但这并不意味着家政行业真的就做不下去了,过去的两个多月,很多家政企业积极求变,用共享员工、网上培训、空间消毒、家政进社区等举措突围。这些围绕家政人员、产品甚至场地进行的升级尝试,都在悄然改变着企业的处境和行业的方向。

“家政存在很多新的可能”,这是很多家政老总们的共识,但如何将自己的企业融入进这种可能,各有路径。记者走访的这个隐藏在居民区的300平方米的家政服务站点,是“可能性”中的一个备注。

疫情来了,服务没停


针对社区公共空间的消毒服务赢得小区居民的一致好评

伴随着疫情的发生,不少家政企业遭遇了复工难、进小区难、入户难等诸多磨难,但扎根在黄浦区肇周路272弄居民区中的“淮海+零距离+家园70街坊服务站”(以下简称“70街坊服务站”)却不曾因任何一项困扰按下服务的“暂停键”。

毛润周的身份有点特殊,他是公益组织暖心家政的社工,是“70街坊服务站”的场地负责人,又是悦管家社区微中心的经理。所以,居民区中的这片空间,也有多个功能——在平时,这里是居民活动的场所,疫情的到来让这里变得静悄悄,但因为本身就扎根在社区,疫情期间的家政服务、为老服务从未停止。

一场新冠疫情,先让“70街坊服务站”的工作人员变身一线空间消毒员。大年初三,许春晖、毛润周、仇铁杰和陈华英就接到悦管家的通知,要成立党员突击队,帮片区的场地做深度消毒。每天有近4000平方米的消毒面积待处理,身在外地的余国新也于2月3日返沪,隔离两周后加入其中。

“背上的大型喷洒设备,是做大空间喷洒消毒的;手持喷壶,是针对细小、狭长区域消毒的;对于接触频次较多的桌面、扶手、电脑键盘等处,要把试剂喷到抹布上,再逐一擦拭。”从大年初三到3月16日,突击队的空间消毒工作越做越娴熟,消毒路线也不断优化,片区内4个居委会的办公室、活动室、淮海中路街道老年协会以及淮海中路社区受理中心等区域,经过统筹安排,几乎不用再走任何“回头路”就能角角落落消毒到位,而“空间消毒”也从起初出于公益责任心而做的免费服务,变成了普通居民愿意购买的个性服务。 “现在‘空间消毒’已经是一款独立的产品了。”毛润周介绍,以前这只是悦管家的一项增值服务,一般是孕妇顺利生产、回归家庭之前,会希望月嫂能对家中环境做全面清洁消毒,因此这项内容包含在“月嫂上门服务”之内。疫情发生之后,“空间消毒”升级为一款独立产品,经过培训的消毒小分队,专门为政府大楼、商务楼宇、企事业单位、园区、社区邻里中心等公共场所提供服务。而从3月初开始,服务对象又从企事业单位延伸到了居家住户。如今,消杀小分队每天的行程都排得满满当当,最多的时候,一天服务的“空间消毒”面积可以接近10万平方米。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从3月初开始,58到家、好慷在家等家政品牌也都推出了“全屋深层消毒”产品,并且迅速成为家政服务中增长最为火爆的板块。即便有的公司没有将消毒列为独立产品,用含氯消毒剂进行消毒处理也成了常规保洁服务中的附加内容。

将推跑腿、陪医服务


疫情让消杀小分队成了最忙碌的一群人

3月31日下午3时,“70街坊服务站”内静悄悄。如果是在非疫情时期,这个时间段该是服务站最热闹的时候,附近的居民会来咨询家政、母婴的服务需求,或是到活动室坐在按摩椅上放松一会。如今,只有洗衣房内的洗衣机发出运转的声音,里面清洗的是工作人员刚从预约了洗衣服务的居民家中取来的衣物,洗净烘干后会再由工作人员送回。

和市场上的家政服务网点相比,“70街坊服务站”因为本身设在社区内,针对居民的服务并未因疫情停止。尤其是3月16日之后,服务站正式开放了,针对社区的各项服务全面恢复,所不同的是服务场景发生了转移,由以往的“居民走向空间”变成了如今的“工作人员走进家庭”。

这几天,根据片区内居委会提供的名单,工作站对30户80岁以上的独居老人做了家庭清洁服务和为老关爱服务。“我们主要做两件事,一是陪伴老人聊天,为长期居家的老人讲一讲疫情,并送上一支免洗洗手液;二是由专业人员做家庭清洁。”由于老房子室内空间比较小,除了在户内用消毒剂进行物体表面消毒,还会对公共厨房、公共卫生间和楼道等空间用消毒水消毒,也因此,这一项服务也得到了周边邻居的一致欢迎。

在上门的过程中,工作人员也发现并考虑起新的服务项目。一位100岁的老人,已卧床多年,平常由三个女儿轮流照顾,但女儿们也已70多岁了,照顾多有不便,尤其是日常的看病、配药,非常麻烦。“家政行业的‘大居家’理念,涵盖了助行、助洁、助浴、助医等内容,但是这些‘助’的动作到底是怎样的排序,工作站投入运营前后的认知是不一样的。在这个片区,排在最前面的是助餐、助医、助浴,然后才是助洁和助行。”许春晖透露,基于这样的发现,场地的服务内容也会调整,未来会考虑增加配药陪护、看病陪护和社区跑腿服务。

发现跑腿需求的起源,是疫情期间外来人员在隔离过程中不断需要居委的工作人员帮忙去跑腿,虽然市场上有“饿了么”这样的产品,但对于社区里的老人而言,大多不能熟练运用APP,所以在老旧小区,通常是由居委会或是好心邻居去做这项工作。“我们考虑承接这一类的需求,主要是距离近,也已经积累了信任度,平时也会帮助一些高龄老人去买日常用品,但都是完全免费的,未来想尝试以公益的价格去变成服务。”按照许春晖的设想,希望“政府买单一部分,居民承担一部分,企业让利一部分”。在他看来,围绕社区的服务需求,一直是“公益向左,商业向右”,而这次疫情促使行业想办法让两者合拢。

融入社区,瞄上社区经济

去年6月,国家出台《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通过着力发展家政社区化、着力发展员工制企业等方式,以解决市场有效供给不足,群众满意度不高等问题。

家政社区化,就是支持家政企业在社区设置服务网点,并重点培育一批家政服务示范社区。以前,进驻社区的大多为社会组织等社会力量,服务以养老服务、儿童服务为主。而家政企业的进入,以市场力量填补了社区居民对家政服务的需求。“70街坊服务站”作为首批“进社区”的服务网点,也是这一模式的探路者。在许春晖看来,疫情发生后,“家政进社区”理念更加明确,布局也在加快。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新户家、和谐家政、同泰家政等其他家政企业也在家政机构社区融合方面做了尝试,而悦管家已与闵行区莘庄镇政府达成打造特色“家政服务站”创新模式的意向,将针对高端国际商区、商品住宅社区、传统里弄街区等多层次、多样化社区家政需求特点,依托邻里中心设立家政服务网点,推进各具特色家政示范社区建设,解决周边社区中青年群体的家庭入户保洁需求、社区中老人群体的烹饪餐饮需求、孕产妇、婴幼儿的照护需求。

“大部分的家政企业做的是传统的中介生意,疫情一来,受到很大的冲击,但如果家政进入社区,能承担清洁、母婴、洗衣房、康养、老人助餐、社区生活修补、社区议事厅、儿童活动中心等多重功能,把家政融入社区,居民不仅能以团购价享受到优质的家政服务,企业也能有更多收益,形成良性循环的共赢模式。”所以在未来,家政企业能在多大程度上把家政服务从清洁、洗衣、做饭等入户“0米”的生意,延伸至3公里服务圈中的物业、快递、生活维修、亲子等领域,直接决定了企业的良性发展能力。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