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家政市场观察:留京家政员成市场主力,供需虽不平价格仍稳定

严格督促落实居家或集中观察14天、人均宿舍面积不少于4平方米、宿舍居住人数不得超过6人……2月28日,北京发布《关于进一步严格疫情防控有关要求的通告》,其中对返京人员、集体宿舍条件等提出更加明确的规定。
伴随人们陆续复工,市场对育儿、养老等家政需求进一步扩大。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大部分外地家政员尚未返京。虽然人手紧缺,但家政机构普遍将安全视作头等大事。从自身情况出发,不贪多求快,逐步依规有序推进家政员返京。

留京家政员 成市场主力
“今年我们的家政员有约3000人回了老家过年,到现在大部分都还没有回京。”北京爱侬养老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张穆森表示,伴随2月中旬以来企业陆续复工,公司接到的订单也持续增多。“以老人照护、育儿的订单为主,基本都是家里离不开人的刚性需求。”
对于这些“刚需”,目前公司主要协调留京保供家政员来满足。
张穆森介绍,作为北京家政服务协会的会长单位,“爱侬”每年都会积极参与春节家政服务市场保供行动,且人数在诸多家政公司中位于前列。今年留京保供的家政员有2100余人,占公司每年住家型服务家政员总数40%左右。
这些留京保供人员成了特殊时期完成家政订单的“主力”,按公司要求,她们需要使用带地点定位的“爱侬体温监测系统”每天记录体温信息进行健康打卡,以证实身体健康和始终没有离京。客户可以在线上对家政人员进行面试,并完成后续签约等环节。
主营月嫂、育婴、产后调理等业务的北京青欣玖玖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约有15%的员工春节至今没有离京。
“她们原打算过完年再回家,受疫情影响,再加上我们也有挽留,就一直没回去。”公司总经理刘欣告诉记者,为尽量保障留京员工的工作和生活,有的阿姨服务期满,暂时未有新客户的,通过与客户协商,降薪或义务在客户家延长几天服务。有对接到下一户的,由公司负责送过去,避免乘坐公共交通。
分批次返京 创条件隔离
仅靠留京的家政员,市场需求显然无法满足。无论基于公司业务还是自身意愿,家政员陆续返京是不可避免的。对这部分人群,家政公司如何安置呢?
张穆森坦言,公司目前家政人手比较紧缺,但复工心情再急,也要将防控视作第一要务。早在1月26日,爱侬应急指挥领导小组就启动了《家政运营部疫情防控紧急预案》。“我们第一时间批量向近两年有过登记的2万余名家政人员发了告知,请大家暂缓回京,并做好防护工作。”
从1月底至今,公司了解到只有约120名家政员从外地返京。其中一半在北京有固定居所,如夫妻双方都在京务工,租了房子,可以在家中隔离。还有20%左右,家政员距北京不是很远,客户实在着急,又有条件,就自己开车接回来,安置在酒店、空置房屋内进行隔离。公司会通知并要求以上回京人员,遵照北京市疫情防控有关要求,居家隔离14天并配合所在社区做好体温监测和登记工作。
余下的30%返京人员,则会被有序安置在公司租下的一层酒店内,统一安排隔离。
“我们与辖区街道进行了报备,每天有专人管理,早晚测量体温,提供生活保障,并对房间消毒通风。”张穆森表示,隔离期间酒店费用70%由公司补贴,30%需由家政员自行承担。“因为隔离场所对密度有要求,我们能力有限,只有酒店这18张床位。虽然有一定的成本,也是为了让非疫区返京的家政员尽量分批、有序返京隔离,并做好人员管理和监控。”
为满足老客户急迫需求,从初三初四起,刘欣的公司陆续从河北廊坊、香河等地接回了近10名育儿嫂。确认健康状况后,直接将她们送到了客户家里。那会儿北京尚未出台返京人员隔离14天等相关要求,阿姨们所在的村也没有疫情。但保险起见,公司还是派车接送,避免她们乘坐公共交通。
自2月22日起,根据运营能力,“青欣玖玖”开始安排远一点的家政员返京。由于原本宿舍居住条件不符合隔离要求,公司专门腾出了位于广安门的店面,将调理室、办公室等能改造的房间,都改成了供返京员工隔离的宿舍。
“即便这样,我们也只安排每批回来7个人。”刘欣强调,确定返京家政员的首要考虑是所在地疫情轻,比如先回来的这批阿姨就都是来自抚顺的。隔离期间有专人为她们送餐、消毒,虽不能出门,大伙儿还可以戴口罩在楼道做操、打八段锦,待隔离期满尽快上岗。
供需虽不平 价格仍稳定
据刘欣观察,伴随疫情进展,阿姨们的意愿也在发生变化。“2月中旬大家普遍不想被隔离,都说过了这段时间再回京,后来觉得与其在家没有工作,不如遵守相关规定,尽早返京隔离后上岗。”
她告诉记者,目前这批阿姨解除隔离后,公司将于3月11日安排下一批7名阿姨返京继续隔离。“前两天让报名的时候,大家就非常踊跃了。当然我们还要筛选,疫情严重的地方肯定不行。再一个必须乘坐高铁动车,避免路上时间长,像黑龙江几个阿姨想回来,路上还得倒车也不行。再就是根据客户需求,有的阿姨早早就被预定4月上岗做月嫂,也会尽快安排她回京隔离。”刘欣同样提及,有不少“给力”客户表示,愿意为返京月嫂提供宾馆或其他空置房屋进行隔离。
刘欣统计,今年月嫂、育儿嫂们回家过年的要比往年多,目前还有近70%阿姨尚未返京。虽然供需远不平衡,但阿姨们的费用没有调整。对于客户预定好,但又因疫情实在无法返岗的,公司会帮助协调其他待岗阿姨,费用还会略降一些。“价格几个月前就定好了,客户也不容易,好多这段时间都没上班,经济损失大家都有嘛!”她表示,人手紧缺的同时,也有上门来求职的家政员,但公司一概不收。“现在我们一切以安全为上,一点都不能疏忽大意。”
对于目前的服务价格,“爱侬”也劝导家政员应以维持雇佣关系稳定为首要考虑。“确实有家政员希望与客户协商,根据供需进行调价,或是客户希望替换现有家政员的情况”。张穆森表示,公司方面会劝说家政员和客户,现在防控形势仍旧比较严峻,如果有换岗、协调工资等需求,尽量等疫情得到较好控制后再考虑,珍惜现有雇佣关系。
链接
输出基地拟成隔离场所
囿于条件所限,不少家政公司可能无法为返京员工提供合适的隔离场所。位于丰台区西四环双林东路旁的一座三层小楼,将帮助家政公司解决这一难题,成为特殊时期返京家政员的“后备基地”。
去年4月29日,石家庄市人社局与河北福嫂家政服务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5月底,“北京家政输出基地”在这座三层小楼正式挂牌。简单来说,这里集家政培训、行业交流等为一体,石家庄来京家政人员可以在此进行实操培训、住宿,北京的用人单位到这儿来也能方便地进行劳务对接。
河北福嫂家政有限公司职工服务中心负责人刁少曦介绍,与基地有合作的一些北京家政公司现在比较缺人,但又不敢招人,而且自身没有合适的隔离场所。“通过视频面试我们的家政员后,如果确定录用,就可以安排她来京,由工作人员带着向街道报备后入住基地进行隔离,其间有工作人员保证她们的饮食生活。”
刁少曦介绍,基地总共拥有30个房间,都是宾馆双人间标准,有独立的卫浴设施,可以满足隔离需求。他坦言,对于上岗,目前阿姨们的想法是“一半一半”。“有的希望尽快工作,有的还是会有顾虑。尤其像月嫂这种工作,需要进入到医院里服务,阿姨们可能会有一些障碍。”
刁少曦表示,视频面试和基地入住都将于3月初启动。待确定雇佣人员后,会尽快安排家政员入住基地。“这样随时有解除隔离的,再有新入住的,防止集中进京集中入住。” 

相关产品

评论